• <cite id="kfzbf"></cite>

        你好,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
        背景:
        閱讀新聞

        八年級語文古詩詞原文及翻譯26篇

        [日期:2019-04-12] 來源:  作者:小新 [字體: ]

        三峽(作者:酈道元)

        自三峽七百里中,兩岸連山,略無闕處;重巖疊嶂,隱天蔽日,自非亭午夜不見曦月。

        至于夏水襄陵,沿溯阻絕。或王命急宣,有時朝發白帝,暮到江陵,其間千二百里,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。

        春冬之時,則素湍綠潭,回清倒影。絕巘多生怪柏,懸泉瀑布,飛漱其間。清榮峻茂,良多趣味。

        每至晴初霜旦,林寒澗肅,常有高猿長嘯,屬引凄異,空谷傳響,哀轉久絕。故漁者歌曰:“巴東三峽巫峽長,猿鳴三聲淚沾裳!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: 

        從三峽七百里中,兩岸高山連綿不絕,沒有一點中斷的地方;重重的懸崖,層層的峭壁,如果不是正午和半夜,就看不見太陽和月亮。 

        至于夏天江水漫上丘陵的時候,下行和上行的航路都被阻絕了。有時遇到皇帝有命令必須急速傳達,早晨從白帝城出發,傍晚就到了江陵,這兩地可是相距一千二百多里呀!即使騎上快馬,駕著風,也沒有這樣快。

        到了春天和冬天的時候,雪白的急流,碧綠的潭水,回旋著清波,倒映著各種景物的影子。高山上多生長著姿態怪異的柏樹,懸泉和瀑布在那里飛流沖蕩。水清,樹榮,山高,草盛,真是妙趣橫生。 

        每逢初晴的日子或者結霜的早晨,樹林和山澗顯出一片清涼和寂靜,高處的猿猴放聲長叫,聲音持續不斷,異常凄涼,空蕩的山谷里傳來猿叫的回聲,悲哀婉轉,很久才消失。所以三峽中的漁民唱到:“巴東三峽巫峽長,猿鳴三聲淚沾裳!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短文兩篇

        答謝中書書(作者:陶弘景)

        山川之美,古來共談。高峰入云,清流見底。兩岸石壁,五色交輝。青林翠竹,四時俱備。曉霧將 歇,猿鳥亂鳴;夕日欲頹,沉鱗競躍。實是欲界之仙都。自康樂以來,未復有能與其奇者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:山川景色的美麗,自古以來就是文人雅士共同欣賞贊嘆的。巍峨的山峰聳入云端,明凈的溪流清澈見底。兩岸的石壁色彩斑斕,交相輝映。青蔥的林木,翠綠的竹叢,四季常存。清晨的薄霧將要消散的時候,傳來猿、鳥此起彼伏的鳴叫聲;夕陽快要落山的時候,潛游在水中的魚兒爭相跳出水面。這里實

        在是人間的仙境啊。 自從南朝的謝靈運以來,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欣賞這種奇麗的景色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記承天寺夜游(作者:蘇軾)

       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,解衣欲睡,月色入戶,欣然起行。念無與樂者,遂至承天寺,尋張懷民。懷民亦未寢,相與步于中庭。庭下如積水空明,水中藻、荇(xìng)交橫,蓋竹柏影也。何夜無月,何處無竹柏,但少閑人,如吾兩人者耳。

        譯文

       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的夜晚 ,(我)正脫下衣服想要睡覺,(恰好看到)月光從窗戶射進來,(不由得生出夜游的興致,于是)高興地起身出門。考慮沒有跟(我)一起游樂的人,就到了承天寺找張懷民,張懷民也沒有睡,(我倆就)一起在庭院中散步。庭院中的月光宛如一泓積水那樣清澈透明,‘水中’有像藻荇那樣的水草縱橫交錯,原來(那是)庭院里竹子和松柏樹枝在地上的影子。哪一個晚上沒有月亮,哪一個地方沒有松樹柏樹,只是缺少有像我們這樣兩個‘閑人’罷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與朱元思書(作者:吳均)

        風煙俱凈,天山共色。

        譯:(空中的)煙霧都消散盡凈,天和山連成一片呈現出同樣的顏色。

        從流飄蕩,任意東西。

        譯:(我乘著船)隨著江流飄蕩,任憑小船隨水漂去。

        自富陽至桐廬,一百許里,奇山異水,天下獨絕。

        譯:從富陽到桐廬,大約一百多里,一路都是奇山異水,可說是天下絕無僅有的。

        水皆縹(piǎo)碧,千丈見底。

        譯:江水都是青白色的,(清澈得)即使千丈深也能看見水底。

        游魚細石,直視無礙。

        譯:游動的魚兒和江底的細石,一直看下去,可以看得很清楚,毫無障礙。

        急湍(tuān)甚箭,猛浪若奔。

        譯:(那)湍急的水流比箭還快,洶涌的浪濤像(馬一般)飛奔。

        夾(jiā)岸高山,皆生寒樹。

        譯:江兩岸的高山上,都生長著陰森森的樹;

        負勢競上,互相軒邈(miǎo),爭高直指,千百(bǎi)成峰。

        譯:(高山)憑依(高峻的)形勢,爭著向上,這些高山仿佛都在爭著往高處和遠處伸展,筆直地指向天空,形成了成千成百的山峰。

        泉水激石,泠泠(líng)作響;好鳥相鳴,嚶嚶(yīng)成韻。

        譯:山泉沖擊著巖石,泠泠地發出聲響。鳥兒們相向和鳴,鳴聲嚶嚶,和諧動聽。

        蟬則千轉(zhuàn)不窮,猿則百叫無絕。

        譯:蟬兒長久不斷地叫,沒有窮盡。猿猴長久不斷的叫,沒有停止。

        鳶(yuān)飛戾(lì)天者,望峰息心;

        譯:那些為名為利極力攀高的人,看到這些雄奇的高峰,就會不再想功名利祿;

        經綸(lún)世務者,窺(kuī)谷忘反。

        譯:那些忙于治理社會事務的人,看到這些幽美的山谷,就會流連忘返。

        橫柯(kē)上蔽,在晝猶昏;疏條交映,有時見日。

        譯:橫斜的樹木在上面遮蔽著,在白天,也還像黃昏時那樣陰暗;稀疏的枝條交相掩映之處,有時偶爾漏出(一絲一線的)陽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唐詩五首

         

        野望  王績

        東皋薄暮望,徙倚欲何依。

        樹樹皆秋色,山山唯落暉。

        牧人驅犢返,獵馬帶禽歸。

        相顧無相識,長歌懷采薇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傍晚時分站在東皋縱目遠望,我徘徊不定不知該歸依何方,

        層層樹林都染上秋天的色彩,重重山嶺披覆著落日的余光。

        牧人驅趕著那牛群返還家園,獵人帶著獵物馳過我的身旁。

        大家相對無言彼此互不相識,我長嘯高歌真想隱居在山岡!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黃鶴樓(作者:崔顥)

        昔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余黃鶴樓。黃鶴一去不復返,白云千載空悠悠。

        晴川歷歷漢陽樹,芳草萋萋鸚鵡洲。日暮鄉關何處是,煙波江上使人愁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傳說中的仙人早乘黃鶴飛去,這地方只留下空蕩的黃鶴樓。飛去的黃鶴再也不能復返了,唯有悠悠白云徒然千載依舊。漢陽晴川閣的碧樹歷歷在目,鸚鵡洲的芳草長得密密稠稠,時至黃昏不知何處是我家鄉?面對煙波渺渺大江令人發愁!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使至塞上(作者:王維)

        單車欲問邊,屬國過居延。征蓬出漢塞,歸雁入吳天。

        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。蕭關逢候騎,都護在燕然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乘單車想去慰問邊關,路經的屬國已過居延。

        千里飛蓬也飄出漢塞,北歸大雁正翱翔云天。

        浩瀚沙漠中孤煙直上,無盡黃河上落日渾圓。

        到蕭關遇到偵候騎士,告訴我都護已在燕然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渡荊門送別(作者:李白)

        渡遠荊門外,來從楚國游。山隨平野盡,江入大荒流。

        月下飛天鏡,云生結海樓。仍憐故鄉水,萬里送行舟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乘船遠行,路過荊門一帶,來到楚國故地。

        青山漸漸消失,平野一望無邊。長江滔滔奔涌,流入廣袤荒原。

        月映江面,猶如明天飛鏡;云變藍天,生成海市蜃樓。

        故鄉之水戀戀不舍,不遠萬里送我行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錢塘湖春行(作者:白居易)

        孤山寺北賈亭西, 水面初平云腳低。幾處早鶯爭暖樹, 誰家新燕啄春泥。

        亂花漸欲迷人眼, 淺草才能沒馬蹄。最愛湖東行不足, 綠楊陰里白沙堤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繞過孤山寺以北漫步賈公亭以西,湖水初漲與岸平齊白云垂得很低。

        幾只早出的黃鶯爭棲向陽的暖樹,誰家新飛來的燕子忙著筑巢銜泥。

        野花競相開放就要讓人眼花繚亂,春草還沒有長高才剛剛沒過馬蹄。

        最喜愛湖東的美景令人流連忘返,楊柳成排綠蔭中穿過一條白沙堤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孟子》二章

        富貴不能淫

        景春曰:“公孫衍、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?一怒而諸侯俱,安居而天下熄。”

        孟子曰:“是焉得為大丈夫乎?子未學禮乎?丈夫之冠也,父命之;女子之嫁,母命之,往送之門,戒之:‘往之女家,畢敬畢戒,無違夫子!’以順為正者,妾婦之道也。居天下之廣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,與民由之;不得志,獨行其道。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景春說:“公孫衍、張儀難道不是真正的大丈夫嗎?他們一發怒,諸侯就害怕,他們安居家中,天下就太平無事。”

        孟子說:“這哪能算是大丈夫呢?你沒有學過禮嗎?男子行加冠禮時,父親訓導他;女子出嫁時,母親訓導她,送她到門口,告誡她說:‘到了你家,一定要恭敬,一定要謹慎,不要違背丈夫!’把順從當作正理,是婦人家遵循的道理。(公孫衍、張儀在諸侯面前竟也像婦人一樣!)居住在天下最寬廣的住宅‘仁’里,站立在天下最正確的位置‘禮’上,行走在天下最寬廣的道路‘義’上;能實現理想時,就同人民一起走這條正道;不能實現理想時,就獨自行走在這條正道上。富貴不能迷亂他的思想,貧賤不能改變他的操守,威武不能壓服他的意志,這才叫作大丈夫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生于憂患,死于安樂先秦孟子及其弟子

          舜發于畎畝之中,傅說舉于版筑之間,膠鬲舉于魚鹽之中,管夷吾舉于士,孫叔敖舉于海,百里奚舉于市。

          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(斯人 一作:是人)

          人恒過,然后能改;困于心,衡于慮,而后作;征于色,發于聲,而后喻。入則無法家拂士,出則無敵國外患者,國恒亡。

          然后知生于憂患而死于安樂也。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  舜從田野耕作之中被起用,傅說從筑墻的勞作之中被起用,膠鬲從販魚賣鹽中被起用,管夷吾被從獄官手里救出來并受到任用,孫叔敖從海濱隱居的地方被起用,百里奚被從奴隸市場里贖買回來并被起用。

          所以上天要把重任降臨在某人的身上,一定先要使他心意苦惱,筋骨勞累,使他忍饑挨餓,身體空虛乏力,使他的每一行動都不如意,這樣來激勵他的心志,使他性情堅忍,增加他所不具備的能力。

          一個人,常常出錯,然后才能改正;心意困苦,思慮阻塞.然后才能奮發;別人憤怒表現在臉色上,怨恨吐發在言語中,然后你就會知道。一個國家,如果在國內沒有堅守法度的大臣和足以輔佐君王的賢士,在國外沒有與之匹敵的鄰國和來自外國的禍患,就常常會有覆滅的危險。

          這樣,就知道憂愁患害足以使人生存,安逸享樂足以使人滅亡的道理了。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1、舜:姚姓,名重華。唐堯時耕于歷山(在今山東濟南東南,一說在今山西永濟東南),父頑,母囂,弟傲,能和以孝,堯帝使其人山林川澤,遇暴風雷雨,舜行不迷,于是傳以天子之位。國名虞,史稱虞舜。事跡見于《尚書·堯典》及《史記·五帝本紀》等。
        2、發:起,指任用。
        3、畎(quǎn)畝:田畝,此處意為耕田。畎,田間水渠。
        4、傅說(fù yuè):殷商時為胥靡(一種刑徒),筑于傅險(又作傅巖,在今山西平陸東)。商王武丁欲興殷,夢得圣人,名曰說,視群臣皆非,使人求于野,得傅說。見武丁,武丁曰:是也。與之語,果圣人,舉以為相,殷國大治。遂以傅險為姓,名為傅說。事跡見于《史記·殷本紀》等。
        5、舉:被選拔。
        6、版筑:筑墻的時候在兩塊夾板中間放土,用杵搗土,使它堅實。筑,搗土用的杵。
        7、膠鬲():商紂王大臣,與微子、箕子、王子比干同稱賢人。
        8、魚鹽:此處意為在海邊捕魚曬鹽。《史記》稱燕在渤碣之間,有魚鹽之饒;齊帶山海,多魚鹽。
        9、管夷吾:管仲,潁上(今河南許昌)人,家貧困。輔佐齊國公子糾,公子糾未能即位,公子小白即位,是為齊桓公。齊桓公知其賢,釋其囚,用以為相,尊稱之為仲父。《史記·管晏列傳》:管仲既用,任政于齊,齊桓公以霸。九合諸侯,一匡天下,管仲之謀也。
        10、士:獄官。
        11、孫叔敖(áo):蒍姓,名敖,字孫叔,一字艾獵。春秋時為楚國令尹(宰相)。本為期思之鄙人,期思在今河南固始,偏僻之地稱為鄙。
        12、海:海濱。
        13、百里奚():又作百里傒。本為虞國大夫。晉國滅虞國,百里奚與虞國國君一起被俘至晉國。晉國嫁女于秦,百里奚被當作媵臣陪嫁到秦國。百里奚逃往楚國,行至宛(今河南南陽),為楚國邊界之鄙人所執。秦穆公聞其賢,欲重贖之,恐楚人不與,乃使人謂楚曰:吾媵臣百里奚在焉,請以五羖羊皮贖之。楚人于是與之。時百里奚年已七十余,至秦,秦穆公親釋其囚,與語國事三日,大悅。授以國政,號稱五羖大夫。史稱秦穆公用百里奚、蹇叔、由余為政,開地千里,遂霸西戎,成為春秋五霸之一。事跡見于《史記·秦本紀》。
        14、市:市井。
        15、故:所以。
        16、任:責任,擔子。
        17、是:代詞,這,這些。
        18、也:助詞,用在前半句的末尾,表示停頓一下,后半句將要加以解說。
        19、必:一定。
        20、苦:動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苦惱。
        21、心志:意志。
        22、勞:動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勞累。
        23、餓:動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饑餓。
        24、體膚:肌膚。
        25、空乏:形容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窮困。
        26、拂亂:形容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顛倒錯亂。拂,違背,不順。亂,錯亂。
        27、所為:所行。
        28、所以:用來(通過那樣的途徑來……)。
        29、動:動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驚動。
        30、忍:形容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堅韌。
        31、曾益:增加。曾,通
        32、能:才干。
        33、恒:常常,總是。
        34、過:過錯,過失。
        35、困于心:心中有困苦。
        36、衡于慮:思慮堵塞。衡,通,梗塞,指不順。
        37、作:奮起,指有所作為。
        38、征于色:面色上有征驗,意為面容憔悴。征,征驗,征兆。色,顏面,面色。趙岐《孟子注》:屈原憔悴,漁父見而怪之。《史記·屈原賈誼列傳》:屈原至于江濱,被發行吟澤畔,顏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漁父見而問之曰: 子非三閭大夫與?何故而至此?屈原曰:舉世混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,是以見放。’”
        39、發于聲:言語上有抒發,意為言語憤激。趙岐《孟子注》:若甯戚商歌,桓公異之。甯戚,春秋時衛國人。家貧,為人挽車。至齊,喂牛于車下,齊桓公夜出迎客,甯戚見之,疾擊其牛角而商歌。歌曰:南山矸,白石爛,生不逢堯與舜禪。短布單衣適至骭,從昏飯牛薄夜半,長夜漫漫何時旦。齊桓公召與語,悅之,以為大夫。
        40、而后喻:然后人們才了解他。喻,知曉,明白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愚公移山 選自《列子》

        太行、王屋二山,方七百里,高萬仞。本在冀州之南,河陽之北。

        北山愚公者,年且九十,面山而居。懲山北之塞,出入之迂也。聚室而謀曰:“吾與汝畢力平險,指通豫南,達于漢陰,可乎?”雜然相許。其妻獻疑曰:“以君之力,曾不能損魁父之丘,如太行、王屋何?且焉置土石?”雜曰:“投諸渤海之尾,隱土之北。”遂率子孫荷擔者三夫,叩石墾壤,箕畚運于渤海之尾。鄰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遺男,始齔,跳往助之。寒暑易節,始一反焉。

        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:“甚矣,汝之不惠。以殘年余力,曾不能毀山之一毛,其如土石何?”北山愚公長息曰:“汝心之固,固不可徹,曾不若孀妻弱子。雖我之死,有子存焉;子又生孫,孫又生子;子又有子,子又有孫;子子孫孫無窮匱也,而山不加增,何苦而不平?”河曲智叟亡以應。

        操蛇之神聞之,懼其不已也,告之于帝。帝感其誠,命夸娥氏二子負二山,一厝朔東,一厝雍南。自此,冀之南,漢之陰,無隴斷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

        太行、王屋兩座山,方圓七百里,高七八千丈,本來在冀州南邊,黃河北岸的北邊。

        北山下面有個名叫愚公的人,年紀快到90歲了,在山的正對面居住。他苦于山區北部的阻塞,出來進去都要繞道,就召集全家人商量說:“我跟你們盡力挖平險峻的大山,(使道路)一直通到豫州南部,到達漢水南岸,好嗎?”大家紛紛表示贊同。他的妻子提出疑問說:“憑你的力氣,連魁父這座小山都不能削平,能把太行、王屋怎么樣呢?再說,往哪兒擱挖下來的土和石頭?”眾人說:“把它扔到渤海的邊上,隱土的北邊。”于是愚公率領兒孫中能挑擔子的三個人(上了山),鑿石頭,挖土,用箕畚運到渤海邊上。鄰居京城氏的寡婦有個孤兒,剛七八歲,蹦蹦跳跳地去幫助他。冬夏換季,才能往返一次。

        河灣上的智叟譏笑愚公,阻止他干這件事,說:“你簡直太愚蠢了!就憑你殘余的歲月、剩下的力氣連山上的一棵草都動不了,又能把泥土石頭怎么樣呢?”北山愚公長嘆說:“你的心真頑固,頑固得沒法開竅,連孤兒寡婦都比不上。即使我死了,還有兒子在呀;兒子又生孫子,孫子又生兒子;兒子又有兒子,兒子又有孫子;子子孫孫無窮無盡,可是山卻不會增高加大,還怕挖不平嗎?”河曲智叟無話可答。

        握著蛇的山神聽說了這件事,怕他沒完沒了地挖下去,向天帝報告了。天帝被愚公的誠心感動,命令大力神夸娥氏的兩個兒子背走了那兩座山,一座放在朔方的東部,一座放在雍州的南部。從這時開始,冀州的南部直到漢水南岸,再也沒有高山阻隔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周亞夫軍細柳(作者:司馬遷)

        文帝之后六年,匈奴大入邊。乃以宗正劉禮為將軍,軍霸上;祝茲侯徐厲為將軍,軍棘門;以河內守亞夫為將軍,軍細柳;以備胡。

        上自勞軍。至霸上及棘門軍,直馳入,將以下騎送迎。已而之細柳軍,軍士吏被甲,銳兵刀,彀弓弩,持滿。天子先驅至,不得入。先驅日:“天子且至。”軍門都尉日:“將軍令日,‘軍中聞將軍令,不聞天子之詔。’”居無何,上至,又不得入。于是上乃使使持節詔將軍:“吾欲入勞軍。”亞夫乃傳言開壁門。壁門士吏謂從屬車騎日:“將軍約,軍中不得驅馳。”于是天子乃按轡徐行。至營,將軍亞夫持兵揖日:“介胄之士不拜,請以軍禮見。”天子為動,改容式車,使人稱謝:“皇帝敬勞將軍。”成禮而去。

        既出軍門,群臣皆驚。文帝日:“嗟乎!此真將軍矣!曩者霸上、棘門軍,若兒戲耳,其將固可襲而虜也。至于亞夫,可得而犯邪?”稱善者久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漢文帝后元六年,匈奴大規模入侵邊境。于是朝廷任命宗正劉禮擔倒等軍,駐軍在霸上;任命祝茲侯徐厲擔倒等軍,駐軍在棘門;任命河內郡太守周亞夫擔任將軍,駐軍在細柳;用來防備匈奴侵略。

        皇上漢文帝親自慰問軍隊。到霸上和棘門的軍營,車馬徑直奔馳進入軍營,將軍和他手下的軍官都騎著馬迎接和送別。不久前往細柳的軍營,軍中士兵和軍官們都披著鎧甲,拿著銳利的武器,張開弓弩,弓弦拉足。皇帝的先遣衛隊到了,不能進入軍營。先遣官說:“皇上馬上就要到了。”守衛營門的軍官說:“將軍有令,‘軍營中只聽將軍的命令,不聽天子的詔命。’”過了不久,皇帝到了,還是不能進去。于是皇帝就派使者拿著天子的符節告速將軍:“我想進入軍營慰勞部隊。”周亞夫才下令打開營門。營門的衛兵對隨從天子的車馬說:“將軍有規定,軍營中車馬不能奔馳。”于是天子就控制馬韁,緩緩而行。到了軍營中,將軍周亞夫拿著兵器向漢文帝拱手行禮說:“穿著鎧甲的將士不能下拜,請讓我用軍中的禮節拜見。”天子被感動了,臉色嚴肅地俯身,手扶車前的橫木,派人告訴周亞夫:“皇帝慰勞將軍。”完成了慰勞軍隊的禮節,然后離去。

        已經出了軍營的大門后,臣子們都非常驚異。文帝說:“唉,這才是真正的將軍!先前霸上、棘門的軍隊,就像是兒戲—樣,他們的將領實在是可以襲擊而被抓獲的。至于周亞夫,難道能夠侵犯嗎?”文帝把周亞夫夸獎了很久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詩詞五首

        飲酒(其五)

        陶淵明

        結廬在人境, 而無車馬喧。

        問君何能爾? 心遠地自偏。

        采菊東籬下, 悠然見南山。

        山氣日夕佳, 飛鳥相與還。

        此中有真意, 欲辨已忘言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居住在人世間,卻沒有車馬的喧囂。

        問我為何能如此,只要心志高遠,自然就會覺得所處地方僻靜了。

        在東籬之下采摘菊花,悠然間,那遠處的南山映入眼簾。

        山中的氣息與傍晚的景色十分好,有飛鳥,結著伴兒歸來。

        這里面蘊含著人生的真正意義,想要辨識,卻不知怎樣表達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春望(作者:杜甫)

        國破山河在, 城春草木深。感時花濺淚, 恨別鳥驚心。

        烽火連三月, 家書抵萬金。白頭搔更短, 渾欲不勝簪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長安淪陷,國家破碎,只有山河依舊;春天來了,人煙稀少的長安城里草木茂密。

        感傷國事,不禁涕淚四濺,鳥鳴驚心,徒增離愁別恨。

        連綿的戰火已經延續了半年多,家書難得,一封抵得上萬兩黃金。

        愁緒纏繞,搔頭思考,白發越搔越短,簡直要不能插簪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行路難(其一)

        李白

        金樽清酒斗十千, 玉盤珍羞直萬錢。停杯投箸不能食, 拔劍四顧心茫然。

        欲渡黃河冰塞川, 將登太行雪滿山。閑來垂釣碧溪上, 忽復乘舟夢日邊。

        行路難! 行路難! 多歧路, 今安在?長風破浪會有時, 直掛云帆濟滄海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金杯里裝的名酒,每斗要價十千;玉盤中盛的精美菜肴,收費萬錢。

        胸中郁悶啊,我停杯投箸吃不下;拔劍環顧四周,我心里委實茫然。

        想渡黃河,冰雪堵塞了這條大川;要登太行,莽莽的風雪早已封山。

        象呂尚垂釣溪,閑待東山再起;又象伊尹做夢,他乘船經過日邊。

        世上行路呵多么艱難,多么艱難;眼前歧路這么多,我該向北向南?

        相信總有一天,能乘長風破萬里浪;高高掛起云帆,在滄海中勇往直前!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雁門太守行

        李賀

        黑云壓城城欲摧, 甲光向日金鱗開。角聲滿天秋色里, 塞上燕脂凝夜紫。

        半卷紅旗臨易水, 霜重鼓寒聲不起。報君黃金臺上意, 提攜玉龍為君死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敵兵滾滾而來,猶如黑云翻卷,想要摧倒城墻;我軍嚴待以來,陽光照耀鎧甲,一片金光閃爍。

        秋色里,響亮軍號震天動地;黑夜間戰士鮮血凝成暗紫。

        紅旗半卷,援軍趕赴易水;夜寒霜重,鼓聲郁悶低沉。

        只為報答君王恩遇,手攜寶劍,視死如歸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杜牧

        折戟沉沙鐵未銷,自將磨洗認前朝。

        東風不與周郎便,銅雀春深鎖二喬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一支折斷了的鐵戟(古代兵器)沉沒在水底的沙中還沒有銷蝕掉,經過自己又磨又洗發現這是當年赤壁之戰的遺留之物。

        假如東風不給周瑜以方便,結局恐怕是曹操取勝,二喬被關進銅雀臺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漁家傲 李清照

         

        天接云濤連曉霧。 星河欲轉千帆舞。 仿佛夢魂歸帝所。 聞天語。 殷勤問我歸何處。

        我報路長嗟日暮。 學詩謾有驚人句。 九萬里風鵬正舉。 風休住。 蓬舟吹取三山去。

        譯文:

        天蒙蒙,晨霧蒙蒙籠云濤。銀河欲轉,千帆如梭逐浪飄。夢魂仿佛又回到了天庭,天帝傳話善意地相邀。殷勤地問道:你可有歸宿之處?

        我回報天帝說:路途漫長又嘆日暮時不早。學作,枉有妙句人稱道,卻是空無用。長空九萬里,大鵬沖天飛正高。風啊!請千萬別停息,將這一葉輕舟,載著我直送往蓬萊三仙島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庭中有奇樹 兩漢佚名

        庭中有奇樹,綠葉發華滋。
        攀條折其榮,將以遺所思。
        馨香盈懷袖,路遠莫致之。
        此物何足貴,但感別經時。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庭院里一株佳美的樹,滿樹綠葉襯托著茂密的花朵,顯得格外春意盎然。
        我攀著樹枝,摘下了最好看的一串花朵,想把它贈送給日夜思念的親人。
        花香充滿了我的衣服襟袖之間,可是天遙地遠,沒人能送到親人的手中。
        并不是此花有什么珍貴,只是別離太久,想借著花兒表達懷念之情罷了。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奇樹:猶嘉木,佳美的樹木。
        發華(huā)滋:花開繁盛。華,同。滋,繁盛。
        榮:猶。古代稱草本植物的花為,稱木本植物的花為
        遺(wèi):贈送,贈與。
        馨(xīn)香:香氣。盈:充盈,充積。
        致:送到。
        貴:珍貴。一作
        感:感受,感動。別經時:離別之后所經歷的時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龜雖壽

        兩漢曹操

        神龜雖壽,猶有竟時。
        螣蛇乘霧,終為土灰。
        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
        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。
        盈縮之期,不但在天;
        養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
        幸甚至哉,歌以詠志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神龜的壽命即使十分長久,但也還有生命終結的時候。
        螣蛇盡管能乘霧飛行,終究也會死亡化為土灰。 
        年老的千里馬躺在馬棚里,它的雄心壯志仍然是能夠馳騁千里。
        有遠大抱負的人士到了晚年,奮發思進的雄心不會止息。
        人的壽命長短,不只是由上天所決定的。
        只要自己調養好身心,也可以益壽延年。
        我非常慶幸,就用這首歌來表達自己內心的志向。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該于建安十二年(207),這時曹操五十三歲。選自《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》(中華書局1983年版)。這首詩是曹操所作樂府組詩《步出夏門行》中的第四章。詩中融哲理思考、慷慨激情和藝術形象于一爐,表現了老當益壯、積極進取的人生態度。此詩是曹操的樂府詩《步出夏門行》四章中的最后一章。
        神龜二句:神龜雖能長壽,但也有死亡的時候。神龜,傳說中的通靈之龜,能活幾千歲。壽,長壽。  3.竟:終結,這里指死亡。
        (téng)二句:騰蛇即使能乘霧升天,最終也得死亡,變成灰土。騰蛇,傳說中與龍同類的神物,能乘云霧升天。
        (jì):良馬,千里馬。
        伏:趴,臥。
        (lì):馬槽。
        烈士:有遠大抱負的人。暮年:晚年。
        已:停止。
        盈縮:指人的壽命長短。盈,滿,引申為長。縮,虧,引申為短。
        但:僅,只。
        養怡:指調養身心,保持身心健康。怡,愉快、和樂。
        永:長久。永年:長壽,活得長。
        幸甚至哉,歌以詠志:兩句是附文,跟正文沒關系,只是抒發作者感情,是樂府詩的一種形式性結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贈從弟

        魏晉劉楨

        亭亭山上松,瑟瑟谷中風。
        風聲一何盛,松枝一何勁。
        冰霜正慘凄,終歲常端正。
        豈不罹凝寒,松柏有本性。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高山上挺拔聳立的松樹,頂著山谷間瑟瑟呼嘯的狂風。
        風聲是如此的猛烈,而松枝是如此的剛勁!
        任它滿天冰霜慘慘凄凄,松樹的腰桿終年端端正正。
        難道是松樹沒有遭遇凝重的寒意?不,是松柏天生有著耐寒的本性!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亭亭:高聳的樣子。。 
        瑟瑟:形容寒風的聲音。 
        一何:多么。
        慘凄:凜冽、嚴酷。 
        罹()凝寒:遭受嚴寒。 罹,遭受。
        ⑥"豈不罹凝寒?松柏有本性二句是說,難道松柏沒有遭到嚴寒的侵凌嗎?(但是它依然青翠如故,)這是它的本性決定的。
        本文選自《先秦漢魏晉南北朝·魏詩》卷三。劉楨(--217),東漢末詩人,建安七子之一,以五言詩著稱。有《贈從弟》詩三首,都用比興的修辭手法。這是第二首。作者以松柏為喻,贊頌松柏能夠挺立風中而不倒,經嚴寒而不凋。勉勵他的堂弟堅貞自守,不因外力壓迫而改變本性。
        從弟:堂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泰山梁甫行

        魏晉曹植

        八方各異氣,千里殊風雨。
        劇哉邊海民,寄身于草墅。
        妻子象禽獸,行止依林阻。
        柴門何蕭條,狐兔翔我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八方的氣候各不相同,千里之內的風雨形態不一。
        海邊的貧民多么艱苦啊,破舊的草屋是他們的棲身之地。
        妻子和兒子像禽獸一樣生活,盤桓在險阻的山林里。
        簡陋的柴門如此冷清,狐兔在周圍自由穿梭毫無顧忌。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異氣:氣候不同。
        劇:艱苦。
        草墅:用草搭蓋而成的簡陋房屋。
        行止:行動的蹤跡。
        林阻:山林險阻之地。
        柴門:用樹枝等物編成的門。
        翔:繞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浣溪沙·一曲新詞酒一杯

        宋代晏殊

        一曲新詞酒一杯,去年天氣舊亭臺。夕陽西下幾時回?
        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。小園香徑獨徘徊。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聽一支新曲喝一杯美酒,還是去年的天氣舊日的亭臺,西落的夕陽何時再回來?
        那花兒落去我也無可奈何,那歸來的燕子似曾相識,在小園的花徑上獨自徘徊。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浣溪沙:唐玄宗時教坊曲名,后用為詞調。沙,一作
        一曲新詞酒一杯:此句化用白居易《長安道》意:花枝缺入青樓開,艷歌一曲酒一杯。一曲,一首。因為詞是配合音樂唱的,故稱。新詞,剛填好的詞,意指新歌。酒一杯,一杯酒。
        去年天氣舊亭臺:是說天氣、亭臺都和去年一樣。此句化用五代鄭谷《和知己秋日傷懷》詩:流水歌聲共不回,去年天氣舊池臺。晏詞亭臺一本作池臺。去年天氣,跟去年此日相同的天氣。舊亭臺,曾經到過的或熟悉的亭臺樓閣。舊,舊時。
        夕陽:落日。西下:向西方地平線落下。幾時回:什么時候回來。
        無可奈何:不得已,沒有辦法。
        似曾相識:好像曾經認識。形容見過的事物再度出現。后用作成語,即出自晏殊此句。燕歸來:燕子從南方飛回來。燕歸來,春中常景,在有意無意之間。
        小園香徑:花草芳香的小徑,或指落花散香的小徑。因落花滿徑,幽香四溢,故云香徑。香徑,帶著幽香的園中小徑。獨:副詞,用于謂語前,表示獨自的意思。徘徊:來回走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采桑子

        宋代歐陽修

        輕舟短棹西湖好,綠水逶迤,芳草長堤,隱隱笙歌處處隨。
        無風水面琉璃滑,不覺船移,微動漣漪,驚起沙禽掠岸飛。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西湖風光好,駕輕舟劃短槳多么逍遙。 碧綠的湖水綿延不斷,長堤上花草散出芳香。 隱隱傳來的音樂歌唱,像是隨著船兒在湖上飄蕩。
        無風的水面,光滑得好似琉璃一樣,不覺得船兒在前進,只見微微的細浪在船邊蕩漾。看,被船兒驚起的水鳥,正掠過湖岸在飛翔。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采桑子:又名丑奴兒,羅敷媚等。雙調四十四字,上下闕各四句三平韻。
        輕舟:輕便的小船。短棹:劃船用的小槳。西湖:指潁州西湖。在今安徽省太和縣東南,是潁水和其他河流匯合處。宋時屬潁州。
        綠水:清澈的水。逶迤:形容道路或河道彎曲而長。
        隱隱:隱約。笙歌:指歌唱時有笙管伴奏。
        琉璃:指玻璃,這里形容水面光滑。
        漣漪:水的波紋。
        沙禽:沙洲或沙灘上的水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見歡·金陵城上西樓

        宋代朱敦儒

        金陵城上西樓,倚清秋。萬里夕陽垂地,大江流。
        中原亂,簪纓散,幾時收?試倩悲風吹淚,過揚州。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南京城上西樓,倚樓觀看清秋時節的景色。萬里的長江在夕陽下流去。公元1127年(宋欽宗靖康二年)金人侵占中原,官僚們散了,什么時候收復國土?試請悲風吹淚過揚州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夢令·常記溪亭日暮

        宋代李清照

        常記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歸路。
        興盡晚回舟,誤入藕花深處。
        爭渡,爭渡,驚起一灘鷗鷺。

        譯文及注釋

         

        譯文
        應是常常想起一次郊游,一玩就到日暮時分,沉醉在其中不想回家。
        一直玩到沒了興致才乘舟返回,卻迷途進入藕花池的深處。
        怎么才能把船劃出去,不小心,卻驚起了一群的鷗鷺。

        譯文二
        經常記起在溪邊的亭子游玩直到太陽落山的時候,被美景陶醉而流連忘返。
        游興滿足了,天黑往回劃船,不小心劃進了荷花池深處。
        劃呀,劃呀,驚動滿灘的水鳥,都飛起來了。

        譯文三
        曾記得一次溪亭飲酒到日暮,喝得大醉回家找不著了道路。
        興盡之后很晚才往回劃船,卻不小心進入了荷花深處。
        怎么渡,怎么渡?(最終)驚起水邊滿灘鷗鷺。

        注釋
        常記:時常記起。難忘的意思。
        溪亭:臨水的亭臺。
        日暮:黃昏時候。
        沉醉:比喻沉浸在某事物或某境界中。
        興盡:盡了興致。
        晚:比合適的時間靠后,這里意思是天黑路暗了。
        回舟:乘船而回。
        誤入:不小心進入。
        藕花:荷花。
        爭渡:怎渡,怎么才能劃出去。爭(zen),怎樣才能
        驚:驚動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起:飛起來。       一灘:一群。
        鷗鷺:這里泛指水鳥。

        收藏 推薦 打印 | 錄入:楊蔓 | 閱讀:
        相關新聞       八年級語文 古詩詞 原文 翻譯 
        本文評論   查看全部評論 (0)
        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數
        點評: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評論聲明
        • 尊重網上道德,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
        •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
        •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
        •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
        •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
        易彩堂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